兩個月的戰鬥后... HYBE和閔熙珍獲得和失去了什麼

5月31日,ADOR的首席執行官閔熙珍舉行了第二次新聞發布會,表示,“我希望能夠達成妥協。”這標誌著韓國最大的娛樂公司HYBE與其子公司ADOR之間近兩個月的爭議進入了新階段。

ADVERTISMENT

HYBE於4月22日啟動了內部審計,指控閔和ADOR管理層試圖控制公司。5月31日,在ADOR股東大會上試圖解除閔的職務。然而,在5月30日,法院接受了閔的禁令,阻止HYBE在股東大會上行使投票權,使她得以保留職位。然後,閔在5月3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向HYBE伸出了和解的橄欖枝,但HYBE尚未發表正式回應。

ADVERTISMENT

在這段時間裡,雙方都經歷了得失。HYBE聲稱通過阻止閔試圖讓ADOR獨立於NewJeans獲得了部分勝利。法院承認閔尋求了ADOR的獨立,但尚未採取行動,這可以被視為對HYBE的背叛,但不是對ADOR的失職。

然而,法院接受閔的禁令對HYBE造成了打擊,為閔提供了提出和解的理由,而HYBE在此事上仍然保持沉默。

法律專家認為,隨著警方調查的進展,HYBE對閔及其親密夥伴提起的瀆職刑事指控可能會進一步削弱閔的地位。龍山警察局已完成對HYBE的調查,並要求閔提交她的筆記本電腦進行取證分析。

一位行業內部人士指出,即使筆記本電腦被格式化,取證分析也能恢復超過90%的數據。儘管閔尚未遵守提交她的筆記本電腦的要求,但這只是時間問題。HYBE可能會利用調查結果來決定閔的解僱時間。

閔的聲譽也受到了影響,與HYBE的指控和公開爭議損害了她的形象。這種後果影響了所涉及藝術家的品牌價值,並導致HYBE的股價下跌。閔對K-pop行業根深蒂固的做法,如過度的專輯銷售策略和抄襲的批評,對HYBE尤其有害。

Belift Lab,HYBE的另一個子公司,也是ILLIT背後的機構,最近因閔的抄襲指控而對閔提起了干涉和誹謗訴訟。這起訴訟以及新提起的民事訴訟反映了HYBE保護其藝術家的策略。

公眾的反彈和閔在4月25日的緊急新聞發布會上對HYBE高管的批評,顯著地改變了公眾輿論。在會議上,閔指責HYBE高管密謀反對她,用尖銳的語言描述了他們的行動。她反對公司濫用職權的立場引起了許多年輕女性工作者的共鳴,使她成為了一個象徵性的人物。

在她的第二次新聞發布會上,閔強調了NewJeans的成就,展示了她作為策劃者和經理的信心。她聲稱,“我在兩年內實現了其他男孩樂隊可能需要五到七年才能實現的成就。

然而,除非HYBE同意和解,否則閔仍然捲入正在進行的民事和刑事訴訟中。根據調查結果,她價值100億韓元(約合756萬美元)的股份可能會受到威脅,因為股東協議可能會被宣告無效。閔必須投入大量資源來證明合同的有效性。

股東協議允許HYBE以約3億韓元(約218萬美元)的價格回購閔的股份,如果他們證明她違反了職責。批評者認為,閔的行為可能會讓她失去以設定價格出售她估計價值100億韓元的股份的權利,到今年年底,這反映了一種過度行為,可能會讓她一無所有。

此外,閔作為首席執行官違反受託責任可能會阻礙她吸引投資並獨立於HYBE重新開展她的職業生涯。

常見問題:

問:勝利有沒有女朋友?
答:勝利曾與多名女性傳出緋聞,但未公開承認過女朋友。

問:勝利的身高是?
答:勝利的身高是177公分。

問:勝利有沒有社交媒體帳號?
答:勝利有Instagram帳號,但近期因醜聞事件而暫停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