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R閔熙珍和副社長對話訊息曝光!揭露爭端中挑戰HYBE控制的計畫

韓國媒體TV Daily在5月27日閔熙珍和公司高層之間的對話交流。 該媒體接著表示,他們已經「重構」了這些訊息的內容。

據稱,其中一段對話發生在2月份,閔熙珍和一位名叫「李」的高層似乎正在密謀讓ADOR脫離HYBE的控制。 訊息中,李寫道他們的計畫必須在BTS退伍之前實施。

李:「在BTS一年後回歸之前,我們必須做點什麼。」
閔熙珍:「呵呵。」
李:「如果命中註定,他們的多廠牌/美國病/IT平台的幻想,一年後都會完蛋……到時候對他們來說會很艱難,而我們則可以獲得自由。」
閔熙珍:「那樣太棒了。」
李:「這是我們的計劃。」
閔熙珍:「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得利用媒體啊。」
李:「如果HYBE的榜單操縱曝光,人們就會失去對他們的信任,對吧?如果這些損害累積起來,他們的損失將會巨大。」
閔熙珍:「我們需要趁HYBE遭受批評的時候計劃逃跑。讓我們去見李XX(媒體),XXX (分析師) 把我介紹給他們的一位記者。」
李:「好啊,就這麼辦。我會仔細準備。首先,我們要和他們拉近關係,就像雨水悄無聲息地落在衣服上,我們要悄悄建立一個由會計師、競爭對手、投資者 、外部董事、投資公司和媒體機構組成的個人網路。
閔熙珍:「是的,我們應該親自去做 (不要用 ADOR 的名義)。」
李:「總之,在 2 月份,我們的目標是在建立外部聯盟的同時,加強ADOR的內部能力。」

ADVERTISMENT

在另一段據稱發生於3月的對話中,李姓高層和閔熙珍似乎在討論收購NewJeans的事宜。 換句話說,根據重構的訊息,閔熙珍當時正計劃與HYBE協商,讓NewJeans脫離HYBE獨立發展。

李:「不管我怎麼看,解約成員的合約成本太高了 (這樣一來,我們就必須放棄所有她們過去的專輯,所有的代言也都跟ADOR綁定在一起)。但是就像你說的,我認為我們可以把這個成本當作談判的工具。 我的意思是,無論HYBE把價格定得有多高,我們都可以告訴他們價格太高,並且指出解約成本(6000億韓元) + 新合約成本(1000億韓元+ HYBE 的初始投資200億韓元) = 7200億韓元就應該夠了。 這樣一來,我認為我們可以以 8000 億韓元的價格達成協議。」

閔熙珍:「不,HYBE也會把未來收益計入估值。 真是太好了,房時爀和朴智元的運氣太差了,呵呵。但也因為如此,他們會要求超過1兆韓元。 嘿,他們花了一大筆錢買下了一家一無所有的公司,你認為他們會以8000億韓元的價格把NewJeans交出來嗎? 你沒有現實感嗎?」

ADVERTISMENT

同一天,ADOR高層討論了潛在的投資者。 根據重構的訊息,李姓高層向一位私募股權基金 (PEF) 的經理人詢問另一家投資公司的情況。

李:「哥,你聽過 XXX 投資公司嗎?社長的名字是XXX。」

PEF:「沒有。」

李:「如果你不認識他們,那可能就不是知名公司吧。謝謝。」

PEF:「這家公司名稱聽起來不太妙。」

李:「我也有同感。」

PEF:「嘿,我想他應該是有錢的。不過他有很多錢嗎?雖然我肯定他的資金不足以跟你們達成協議。」

李:「我猜也是。他自薦了,呵呵。 他說一家叫做G**的投資基金對韓國娛樂圈非常感興趣。 據他說,找到財務投資者比戰略投資者更容易。 他還說這會給我們更大的自由度。 他說戰略投資者總是會試圖影響公司以獲利,而財務投資者則不會像他們那樣干涉,而且公司利益會更加一致。 他說理想情況下,我們應該找到一個認同我們戰略的財務投資者,然後在公司壯大之前離開HYBE,實施退出戦略或進行IPO (首次公開募股)。 我同意他的看法。 他說離開公司或解約(NewJeans的合約) 對我們不利。 他還說經營公司的持股比例較少的股東打敗母公司和持股比例較多的股東成為實際所有者並不是不可能的。 他說最重要的是我們永不認輸的意志。」


閔熙珍:「那個人似乎有點過度樂觀 (不太現實)。」

李:「嗯,他也說了,無論局勢多麼艱難,我們都需要隱藏爪牙並忍耐。 我認為這個訊息是最重要的。」

在最後一段據稱重構的對話中,據稱閔熙珍指示一位ADOR員工,需要讓NewJeans的父母成為舉報人。

閔熙珍:「舉報者,將由家長向HYBE提出投訴。」

ADOR員工:「啊,好的。」

閔熙珍:「那你當初提交內部申訴的時候,是怎麼想的?」

ADOR員工:「一開始我是這麼想的。但我後來在想,如果在提出內部申訴之前先發文章,可能會更好。」

閔熙珍:「為什麼?」

ADOR員工:「正如我之前寫的,我認為讓NewJeans的父母介入,對她們的形像不利。 而且,我也認為在公開申訴之前,先獲得公眾的支持會更好。」

ADVERTISMENT

閔熙珍:「哈? 我不明白。 而且,如果文章寫得像是出自我們公司,那就會有合約問題。 我們需要讓父母先提出申訴,因為 ADOR 不能攻擊 HYBE。」

ADOR員工:「我可能在不理解我們合約義務的情況下說了這些。」

閔熙珍:「可以理解,因為你站在局外人的角度。 但是,如果我們不公開宣布,而是在內部討論出售 ADOR,那麼被出售的就是我們了。 我們將無法控制局面。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不知道你建議的風險有什麼目的。 而且,我們公開這件事會有什麼風險? 不管他們是否調查,到那時每個人都會討論HYBE的榜單操縱行為,世界都將天翻地覆。 我們應該盡快公開這件事。 最好的情況是HYBE主動聯繫我,談判阻止爭議。 然後我們會告訴他們我們的要求。」

這次的爭議凸顯出更深的策略,涉及「道德風險 ,旨在削弱HYBE的道德立場,展示了娛樂圈公司治理衝突的複雜性。 閔熙珍還計劃利用NewJeans父母加入這些策略,讓他們主動向HYBE提出申訴,為ADOR在必要時介入併升級局勢創造舞台。